对魔忍阿莎姬14全集 3d对魔忍阿莎姬

时间:2023.01.22 来源: 浏览:

初恋男友为郝菲离婚了。他们已分别14年,如果不是今年4月份相遇,也许这辈子两人都无法见面。而一旦重逢,久违的激情迸发了出来,让他们都不顾一切地开始“燃烧”了。

没想到今生还能见到他

4月16日,正在店子里百无聊赖的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。对方的嗓门很大,问我是不是郝菲,我感觉耳膜都快被震破了,顿时对这个人非常反感。未等我说上一句话,他劈里啪啦地在电话里已说了一大通。而我几乎一句都没听明白。

大概过了两分钟,他大哭起来,问我还记不记得他。我如实地说不知道他是谁,他却哭得更凶了,好久才说,他叫田彬。我的个天哪,怎么会是他?我脑子里有好一会儿是一片空白,真的短路了。都过去14年了,他怎么突然冒了出来?我有了悲喜交加的感觉,立刻问他在哪里。他说在广州,很想马上和我见上一面。

我爽快地答应了。

我答应得这么爽快,是有原因的。田彬是我爱的第一个男人,当然,14年前我们还是男孩女孩,可那时的爱纯洁,毫无杂质,所以至今都让我刻骨铭心。只是由于各自父母的阻挠,我们没能走到一起,这也成了我心中最大的痛。

田彬是5月1日飞到武汉的。由于要照顾生意,我没能到机场去接他,而他也不让我去,说这次见面不要公开,最好在私底下进行。这话说得真有水平,搞得我浮想联翩了半天。还是以前的感情在作怪,不然,我不会对他的到来那么期待,甚至到了急不可耐的地步。但,这种感觉是让人心醉的。

傍晚时分,田彬捧着一束火红的玫瑰意外地出现在我店门前。我望了他半天,很久都没缓过神来。14年没见,他的变化真大。我几乎不敢相信,以前那个爱抠鼻孔,说话丢三落四的男孩,和眼前这个穿着西服打领带的帅气男人是同一个人!他说的第一句话是:“这些年你过得好吗?”

我只点头微笑了一下,但拘束感还是很强,真不知对他说什么。未等我开口,他已在椅子上坐了下来。窘迫的我满脸通红,他突然说:“你还是以前那么可爱。”我更加不好意思了,连忙到隔壁的商店给他买水,以此躲避尴尬。

过了好一会儿,我才平静下来,慢慢和他聊起来。田彬说,自从1994年我们因家长的反对分手之后,万念俱灰的他去了东莞,在一家工厂干了半年,然后辞职出来四处转悠。两年后他的好运降临了,到港资企业做了主管,从此一帆风顺。而这个时候,他尤为想念我,希望能和我联系上。我的电话,他是转了很多弯才从朋友那里要来的。

我们在广州旧情复燃

当晚,田彬带我到汉口一家旋转餐厅吃饭,事先我向老公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,说要晚点回家。面对面地坐下来时,亲切感油然而生。我问到他的家庭,他说孩子4岁了,但过得很不开心。他老婆是湖南人,他们在广州相识,当年是奉子成婚。

我劝他别傻了,如今孩子都有了,必须为小家伙着想。他不停叹气,说过得实在太沉重了,几乎没有一天开心的日子。他要我别再谈这些了,问我今后有什么打算,这说得我一愣一愣的,我是个有家的女人,当然要好好过日子啊!他摇了摇头,说我没听明白他的话。我瞪大了眼睛,等着他往下说。

他直接地说:“我想和你在一起。”这太出乎我的意料了,傻傻地坐了半天。接着他说:“不瞒你,这些年我接触过不少女性,但发觉没有一个比你好。这次来找你,我就是希望你跟我走。请相信,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。”我完全没有思想准备,他怎么突然来这样一手?真的把我搞蒙了。

田彬没有强迫我的意思,说一切尊重我的意愿。把我送到小区门口后,他还站了好一会儿才离去。回到家,我思绪万千。我们的感情基础很好,这个我至今都深信不疑。当年是因为无奈才分开,不然,我们绝对走到一起,成为令人羡慕的恩爱夫妻。只是,世事弄人。

扩展阅读文章

劳燕分飞_热门文章

对魔忍阿莎姬14全集 3d对魔忍阿莎姬_相关文章

劳燕分飞_推荐文章

推荐内容

劳燕分飞

Top